我的家在海的那一边

虽然我印象中有过快乐童年, 可是记忆模糊, 没有具体事件可供回味。

老哥上大学的时候,我还在上小学, 依稀记得曾和父母去成功岭恳亲(恳谈,多用于亲友、宗亲会面),以及老哥当年穿着军装的“英姿”。不过一切都是太久以前, 已经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确有其事。

朋友感慨身为外省第二代,父母是匆促出亡孑然离乡的难民,我辈有许多人一生都不知道祖父母的长相。日久他乡是故乡,我们既然晋身未来家族的“元祖”,有机会就应该带儿女到处走走多留下些“记录”以传后世。

不比在地生根的朋友,即便没有祖产,也有家族可以依傍,我们异乡人后代在孩子还小的时候穷忙,等到缓过气来,孩子也都大了,有了自己的世界,不再恋家。

儿子们搬出去以后,难得有空回家探亲,做父母的只好“移樽就教”,算是“洋恳亲”。

我从二十五岁结婚起就家庭、事业,蜡烛两头烧,好不容易等到空巢,才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。孩子们还开我玩笑,说是知道老妈过得充实,儿子们虽然欣慰,可是希望有时候也想着他们一些。退休以后,我天天读书、写作、旅游,好不自在,可是心血来潮,也会安排家庭活动,保持亲子联系,例行“恳亲”就是证明。

月前大威哥报告近况,说是在上诉法庭实习愉快。我随即便做出热心状,说要去参观他工作的地方。威爸说:“上班的地方有什么好看?”还举出岳父大人生前金句强化立场,“你爸爸不是说他生平最讨厌三个地方——法院、医院、殡仪馆?”

可在我看来,父母造访孩子工作实习的单位是精神奖励,如果小孩在礼仪公司实习,那也得去支持,不能忌讳。

大威哥现在刚刚离巢,还在乎父母观感,想着原生家庭一二,以后自己成了家,就算当选联邦大法官,在亲属关系往下算的美国,只轮得到他妻小披红挂彩,哪有我们做父母的什么事?趁着现在还你情我愿,就该“有花堪折直需折”。

 

我们到达洛杉矶的时候,法院正好下班。法庭建筑物是古迹,漂亮得像博物馆。可能是幼承庭训,我看到法院就绕道,在洛城住了多年,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。

法院守卫给足小朋友面子,问:“是你的父母?”然后让二老免检皮包过关。

“咦?你很罩呀?”我奉承儿子,儿子不领情,说礼遇是看在他老板份上,他指着墙壁上的照片,一群穿黑袍的要人中一个老头,“他在这里最大。”

“起码警卫认识你。”当妈的我嘴上抹蜜,继续巴结,“对访客来说,没有比守门更大的官了。你一个实习生,人家还卖面子给你爸妈看,那就是很罩了!你在这里到底做些什么呢?”

“主要是你们自己长得好,不像恐怖份子。”大威哥也爱开玩笑,“我老板每天带文件回去看,数据多到用推车推,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就会打电话叫实习生下楼,帮他把文件从车厢搬到推车里推进来,所以警卫知道我替大老板做事。”

“超市那种推车?像流浪汉那样?”我想象中他西装笔挺地推着一台超市购物车,“替老先生推购物车这种工作要百里挑一?学校还说你这是为校争光?我知道现在工作难找,没想到这么难找!”

“哈哈,有时候还轮得到替他买咖啡。”儿子笑说,“你可别小看,会到这里来上诉的没有小事,我现在分到的就是一个十九岁死刑犯的案子。实习生在这里也读书写报告,跟在学校一样。不过实习生上面有书记官,写的摘要还要让书记看过才能送到老板面前。你口中推购物车的老先生跟我说过一次谢谢,同事就都来恭喜,叫我请客。”

看过法官花纳税人大钱装置的类007电影中升降式防弹玻璃设备后,算是参观完毕,三人赶到已经订好位的餐馆用餐,继续谈笑恳亲。

 

边吃边聊,提起儿时中文班的同学杰里米林现在已是鼎鼎大名的“豪小子”(林书豪)。儿子说他亲眼见证了打篮球会长高,因为杰里米小时候比他矮,现在却比他高了快十厘米。还说自己早知道自己就不该被老妈打击到放弃梦想。

大威哥上中学时迷上表演,宣称高中毕业以后就要去好莱坞勇闯星途。我当时的反应是:“很好!从今以后,我们家吃饭前你就摆碗筷,吃饭后就收桌子。”

他问为什么。

我说:“所有好莱坞的大明星都当过餐厅服务生。因为一部电影里只有一个男主角,却有许多的龙套。在好莱坞闯荡,成功的少,失败的多。人的运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,你得替雨天打算,中文叫‘未雨绸缪’。让你在家先练习擦桌子也算帮将来做准备。”

如今,他离好莱坞这么近,计划公余从临时演员开始发展演艺事业,如果被发掘成名,那他就不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要去当明星了。他专精浇凉水的老妈也鞭长莫及,没法放冷箭伤害他的大志了。

我告诉他,网络时代的确什么都有可能,这次绝不打击。我在台湾的时候看过一个“凭什么姐”,无才无貌,以做无本买卖厚颜向人索取财物出名,观众不明其理,只能愤愤:“凭什么!”儿子听出弦外之音,佯怒道:“又来了!想看我凭什么吗?”他秀出手机上一张照片,“杰积陈、杰特李都老了,好莱坞需要下一个东方面孔打仔。看看这肌肉,我每天锻炼的呀! ”

看看照片,是他班上春假去新奥尔良当义工,替飓风受灾户清理家园,一旁同学随意拍下的生活照。我就笑:“好莱坞要找黄种史瓦辛格吗?你这张照片是角度问题吧?你就是个瘦高个儿,哪有那么壮?还有其他的证据吗?”

大威哥说:“现在就这一张,等我认真要进军好莱坞,会去拍一组专业的,不能让你看扁了!”

“洋恳亲”自有一套“规矩”,问起冷暖爱憎,凡答“这个不想讲”的都算地雷区,识相父母总要知趣避开,说说笑笑欢喜收场。

开车十个小时往返参加一顿恳亲餐会,被儿子展现肌肉照示威兼算老帐。二老兴冲冲而至,兴冲冲而返。也算“孝子”一族。

®演示站™ | 版权所有 | 若非注明 | 均为原创™
㊣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: 我的家在海的那一边 - 演示站 +复制链接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我的家在海的那一边
上一篇:没有了